首页 亲子正文

5岁尿毒症男孩盯着小朋友手中的零食:妈妈,我能舔舔吗

wangchaowh 亲子 2021-06-10 22:15:02 5 0

“妈妈,我能舔一舔吗? ” 5岁的小锐锐看到别的小朋友在吃零食时 ,眼睛都会一直盯着别人手中的零食看 ,然后期盼的问妈妈吴碧凤,听到锐锐的请求吴碧凤止不住的心酸,仅5岁的儿子诊断为尿毒症 ,为了不给肾增加负担,锐锐的饮食起居都要受到严格的控制,且每天都要服用大量的药来控制病情 。因此被禁食 ,除了医生规定的食物外,其他的连碰都不能碰 。

家住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下河乡的吴国麟和吴碧凤是同乡,2011年俩人结婚 ,一年后,儿子吴骏锐出生了,为了赚钱让妻儿过上好日子 ,吴国麟便到江苏打工,吴碧凤则留在老家带孩子。2017年4月,学校一次体检时发现锐锐贫血比较严重了 ,吴碧凤看着锐锐有些苍白的脸色 ,心里忐忑不安,决定带锐锐去检查一下。图为小锐锐

辗转几家医院都没有查出孩子到底是什么病,孩子的贫血却越来严重了 。后来吴碧凤遇到一名中医 ,说可能与肾有关系,建议去上海儿童医院。2017年11月,吴碧凤带着锐锐来到了上海儿童医院 ,最终确诊为肾衰竭4期,且不可逆转,只能靠药物维持病情 ,等待他的将是尿毒症。吴碧凤回忆说,当时听到消息后她觉得天都要塌了,把自己关起来哭了两天两夜……

医生告诉吴碧凤 ,锐锐这个情况必须马上住院观察,绝不能继续耽误下去了 。可爸爸吴国麟远在江苏,一时半会也赶不回来 ,而且他是家里现在的唯一经济来源 ,是绝对不能不工作的。看着被病痛折磨的锐锐她说自己一时没了主见。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的院以后,爷爷建议把锐锐带回老家,那边空气好一点 ,可能有利于锐锐调养身体,就这样一家人忐忑的度过了2018年春节 。图为工友拍摄工作时的吴国麟

在老家调理了半年以后,吴碧凤把锐锐送到了乡小学读一年级 ,希望能在患病后的日子里也给锐锐一个完整的童年。2019年,刚过完年的锐锐突然病情加重,检查结果显示:由肾衰竭4期上升至尿毒症 ,必须透过腹膜透析或者血液透析才能代替肾排泄毒素。由于当地县医院不能给小孩做血液透析,而吴碧凤一家经济条件有限,考虑各种原因选择了腹透析 。在上海儿童医院做完置管手术 ,由于腹膜透析排毒效果较差,再加上身体的不适应,每次锐锐

由于锐锐对放置腹透液的反应特别大 ,本来一天6次 ,医生评估后改成一天10次,每2小时一次,之后吴碧凤几乎是不敢睡觉 ,手机里定了十多个闹钟。因为每次换腹透液时手都需要消毒,几天下来吴碧凤的手几乎都被酒精泡的脱了一层皮,有一次换好药准备去洗手 ,听到锐锐在背后轻声的说,:“妈妈,你辛苦了…… ”孩子突然说这句话吴碧凤说自己内心更加自责 ,自从锐锐生病,她每天都要给自己打气无数次,不然一看到孩子就想哭。

2019年5月 ,吴国麟接到了医院的通知,说找到了合适的肾源,换肾手术比较成功 ,本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结果一个月后的大排异又将锐锐打回到了肾衰竭四期 。看着在病床上痛苦挣扎的儿子,他脑子里浮现出锐锐刚出生时的模样,刚学会叫爸爸时的样子 ,他说他不想放弃,想再借钱给孩子治疗,不料再次回老家找亲戚借钱 ,却被拒绝了,他理解亲戚,可他也舍不得放弃孩子 ,一时绝望的他差点抱着孩子回老家等死 。

吴碧凤偶尔会跟孩子开玩笑的说:儿子我们没钱不治了,回老家,妈妈把治病的钱都给你买好吃的 ,买玩具。锐锐都会说不要,他要治好病才回家,要回学校读书 ,以后要当厨师 ,做很多很多好吃的给爸爸妈妈吃。

按目前锐锐的身体情况,他将面临第二次肾移植,但前期已花费了70余万 ,其中有60万都是借的,后续的治疗费让吴国麟夫妻进退两难,可他俩不想放弃 ,每天晚上他俩都会回忆着锐锐没生病前的样子,第一次叫爸爸妈妈,第一次走路 ,还有刚出生时的模样 。

如果你想献出一份爱心,可以复制链接(大病救助工程发起。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可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项目详情 ,进行捐助。如不能识别,可将二维码保存到手机相册,打开扫一扫 ,从相册中选取二维码进行扫描识别 。该项目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919大病救助工程发起 ,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发起募捐,并负责项目的审核、执行及信息反馈。该项目最终解释权归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所有。详情请关注“水滴公益”平台动态 。监督电话:4009-010-919。

关于“感光计划 ”:是2018年7月12日由今日头条携手中国摄影家协会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 、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具有公募资格的慈善组织联合发起的公益项目 ,参与项目的公益摄影师 ,在符合《慈善法》要求的基础上,将通过自己的头条号持续发布反映救助线索的公益图片。

中国妈妈的bd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